关注围棋协会

抓住围棋第一手资讯

重读百岁棋圣吴清源(二)

2014年 06月 16日 14:49 来源:中国棋牌网 责任编辑:admin

留学日本

吴清源家有位朋友叫林熊祥,常去日本,他知道在日本只要围棋下的好,就可以过上舒适的生活。林熊祥因商来北京听说吴清源的故事,他认为,吴清源如能到日本学习也行能成大器,于是林熊祥就带吴清源去北京的日本人俱乐部。

在俱乐部,山崎先生看吴清源的对局,十分钦佩。1926年,吴清源又和来中国的岩本先生对局。后来,山崎先生把吴清源的对局寄给了他的朋友濑越宪作先生,濑越先生对吴清源评价很高,他说“在中国,没有高明的人来指导,有稀世的才能也难以施展。”

如此,吴清源到日本留学的问题被提出来。濑越先生劲头十足,开始四处奔走活动争取吴清源赴日留学。

昭和三年,1928年十月,14岁的吴清源与母亲舒文、大哥以及担当介绍人的山崎先生一道从天津出发去日本。

正当中日关系恶化时期,为了一个少年来到日本,财界、政界的大人物都亲自出马,这种事情还没有先例。

当时,大仓先生(大仓财阀大仓喜八郎的长子),答应为吴清源一家提供生活费,条件是每月保证两年里每月二百日元,如果两年后无成就,就送回国。濑越先生在麻布谷町六十一号为吴清源一家人找到一座房屋,母子三人就住那里,距离日本棋院很近。

从此,吴清源开始了在日本的学习。

初来乍到,吴清源适应了日本的饮食,只是生鱼片还一时难以适应。他每天带着字典上日本棋院去,一年下来,语言也就过关了。按照日本习惯,下棋时必须跪坐在榻榻米上,吴清源席地跪坐,腿脚麻木,难以适应,后经过允许,吴清源下棋盘腿坐着下棋。

第一手下天元

为测试吴清源的水平,日本棋院挑选四段棋手对弈,后安排秀哉名人与吴清源交锋,吴清源胜出,获得三段资格。

从那之后,吴清源在《读卖新闻》的持约赛中连斩十将。昭和五年,在1930年秋季升段赛中全胜,吴清源开始活跃在日本棋坛。

此前,吴清源与木谷实对局,下了一盘模仿棋,第一步走在了天元位置,以后就照着白棋走法,模仿到了第六十三手,使人们大开眼界。木谷先生当时束手无策,几次跑到走廊上对主办人发牢骚说,“照他那样下,我可没办法!”他的声音,在整个比赛室里都能听见。

模仿棋,并不是一种有利的作战走法,因为全局的主导权把握在对方手里,自己没有机会施展拿手的布局。后来,木谷先生下出了妙手,吴清源败北。

中国过去经常有走天元的,一着棋便可雄视四方,很难说是一手不利的棋。第一手下天元,这是根据易经的理论得来的下法,只是没有一定的力量,很难充分发挥它的作用。

吴清源说,“老子从天元布局,孔子从角上下起,两人虽然目标相同,但老子的学问哲理宏达,不易理解,而孔子的学问容易理解,所以就一般人接受。下围棋与此同理。”

新布局

木谷实先生外号“怪童”,也是昭和时代的一位划时代的人物,他生性执着,扩张实空时总是先从低线着子,一点一点地精打细算地占取实地,然后开始扭杀。

昭和八年,1933年,木谷实先生和吴清源在长野县的地狱谷温泉,一反历来重视蒂角的传统下法,创立了注重向中央发展的具有革命性的“新布局”,给棋界带来了极大冲击,这成为围棋史上一段著名的故事。

由于新布局的产生,在日本掀起了一股狂热的围棋热,两位先生一跃成为时代的宠儿。

吴清源认为,当时黑棋还不贴目,如果还按照老套定式下,执白总不利。吴清源便开始研究,试图用一手来取代历来用两手确保角地的下法,就开始下星位、三三等。

木谷先生因为不愿意让对方罩头,希望在布局时能向中央发展势力,就开始试用三连星(占据棋盘同一边三个星位的布局)。

在当时,这些想法是惊天动地的大冷着。冲破旧时代的藩篱,推出新布局后,两位参加当年秋后升段赛,分别取得了冠亚军。从此,新布局深入人心,两位先生声望日隆。

新布局将初学者从定式的烦恼中解放出来,为围棋事业的兴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加入日本籍

1936年,二十二岁的吴清源加入了日本籍。

母亲舒文和大哥曾劝过吴清源,为将来着想最好进大学。但是吴清源比赛太忙,没时间学习。而当时的吴清源认为,除了继续在日本下棋外,别无他法。

中日战争爆发前,在北京的山崎先生回到日本,劝吴清源“既然要在日本呆下去,还是取得日本国籍为佳。”

吴清源入日本国籍并不顺利,共花了四年时间,国民政府不愿意注销吴清源的中国国籍。最后,山崎先生跟相识的上海总领事交涉,此事才办妥。然而,当时日本的华侨全都反对吴清源加入日本国籍。

宗教苦恼

在加入日本国籍前一年,1935年,吴清源离开日本,来到天津的二哥吴炎那里。

当时,吴清源正在思考“人间之道”到底是什么。吴清源寄托精神于泷野川的西园寺公毅先生,西园寺先生极有修养,熟读四书五经,他对吴清源关怀备至,并常鼓励吴清源先生通过围棋为日中友好尽力。

1935年五月,西园寺先生阖然长逝,吴清源心中十分颓废。远在天津的二哥寄来《庸报》,社论记载宗教道义,吴清源读后,大为感动。吴清源沉浸在浓厚的宗教氛围中,在昭和十年秋季升段赛开幕前,他突然病倒。

吴清源在家休养,放弃了比赛,心中总有个声音命令他“回天津去!”

母亲舒文很理解吴清源,支持他去二哥那里,但对旁人说,回去给父亲吴毅扫墓。

吴清源身负帆布背囊,从神户乘上轮船,虽然口袋只有二十日元,又是只身旅行,但吴清源一点都不感到寂寞。吴清源感到,有神灵在陪伴着他。

这是神的启示。

在吴清源八岁左右,父亲吴毅笃信道教,开始坐禅,父亲吴毅死后,还常有道士来诵经,母亲舒文因为对前途担心也常去求神问卦。长期置身在宗教氛围中,在不知不觉中吴清源受到了影响。

吴清源相信,人类的灵魂受自于上帝,其自然本性在于相互友好合作,和平共处,所以向往真理、回归人类本性,即为“道”,心怀慈爱,遵从神示,相互救助,即为“慈”。

在道院修行六十天后,吴清源回到日本,他已经感觉一身轻松,身心都彻底恢复了健康。

从那以后,吴清源一直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积年修行,身获教义。而这一居功至伟的修行,对吴清源的围棋进步也大有促进。吴清源认为,人生一世就是修行一世,无论是赢,还是输。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