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围棋协会

抓住围棋第一手资讯

周星增:围棋之美因自由平等 郑伟民:学会诚信

2015年 12月 29日 11:43 来源:新浪体育 责任编辑:admin

唐奕专访两位商界棋王

12月22日,第一届商界棋王赛第三场比赛在新浪演播室开战,建桥集团董事长周星增与梅花山矿泉水董事长郑伟民做客新浪,畅谈自己与围棋的种种故事。周星增认为围棋最大的魅力在于自由和平等,郑伟民则坦言围棋让他学会了在诚信。

 

唐奕:今天的商界棋王赛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了上海建桥集团董事长周星增、福建龙岩梅花山矿泉水董事长郑伟民来到演播室。欢迎两位。

周星增:大家好。

郑伟民:大家好。

 

唐奕:两位是如何与围棋结缘,到现在棋龄有多少年了呢?

周星增:我是看了陈祖德老师《超越自我》之后,开始爱上围棋的。1983年学会的围棋,到现在棋龄也有23年,啊,不对,33年了。

郑伟民:我学会的比较早,1980年就会下了,但真正爱好痴迷是聂棋圣中日围棋擂台赛11连胜日本超一流棋手的时候,那会儿开始真正痴迷围棋。

 

唐奕:两位学棋的时候,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么?

周星增:最有趣的事是和陈祖德老师下棋。第一盘棋他是让我六子,我胜两盘就变成五子,输两盘就升回六子。我跟中国职业棋手里下棋最多的就是陈老了,他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当时跟他说,我一定要下到你只能让我四子,但直到他走了,我也才下到五子,怎么说呢,这是我的一大遗憾吧。跟陈老的对弈也让我受益匪浅。

郑伟民:我们福建的围棋水平比较薄弱,业余棋手没有周董这么幸运(能与职业棋手交流)。我们一般下棋啊,在福州道三路的棋社。有一天早上我们去下棋,跟其他的业余高手,一直下到晚上。要吃晚饭的时候,才想起来中午还没吃呢。那会儿大家都很痴迷。

 

唐奕:两位平时有参加什么比赛么?

周星增:以前叶桂在我们建桥学院任教的时候,一起下过双人赛,和刘世振也搭档过。后来有一次五星体育做了一次比赛,刘世振让我四子,可惜我输掉了。其他的业余比赛也参加过一些,但现在主要是在网络上下棋。

郑伟民:其实这次的商界棋王赛对棋界来说是个创举。就像刚才说的,正规比赛我们商界围棋爱好者比较少能参与进来。专业的肯定没办法,业余的有强豪在,所以我们就没有机会参加这些比赛。所以这次由聂老发起、新浪网主办的商界棋王赛对我们这些商界的围棋爱好者来说,是个很好的平台,可以更好的交流。

 

英雄帖

唐奕:两位当时收到英雄帖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周星增:英雄是我们每个男人的梦想。所以的当时收到英雄帖第一个感觉是:惊讶。因为我这辈子从来没收到过英雄帖。第二个感觉就是冲动,我要去表现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英雄,检验一下自己的水平,所以新浪有这样一个活动,我也特别高兴。不管再忙,我也要积极参与,在过程中享受那份快乐,多交几个好朋友。

郑伟民:我收到英雄帖的时候,心情也是非常高兴。商界和棋界结合起来,其实就是我们习总书记提出来的“中国梦”,富民强国。这次活动是围棋上的一大突破,所以我积极参加。

 

唐奕:商道和棋道有何联系,两位怎么看?

周星增:这个问题比较难。我觉得“道”是一种规律,本质的东西。但棋道和商道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做企业家的人,第一要注意投资的方向和布局,如果布局错了,投的行业不对,那最后很难取得好的结果。中盘也是一样,我们做一个项目,是利用各方面的资源,不遗余力地把它做好,就像一场战斗一样。我们商界有一句话就做成败在于细节,管理也就是管细节。可能开始有好的布局,中盘的战役也很成功,但不注重收尾,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所以围棋当中很讲究收官。你看现在的比赛,经常是只赢半目,很少,所以最后很可能还是由细节来决定胜负。因此我们做企业的人也都非常重视细节,在这方面商业和围棋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

郑伟民:周总讲得很全面,很细。我想补充一点,棋道,商道,围棋十诀的第一句就是“不得贪胜”。所以搞企业,也不能太贪,该让利要让利,要稳。

 

唐奕:下棋呢我们经常说走出妙手,两位在商战的过程中有没有弈出过什么妙手?

周星增:从围棋来讲,像我们这种水平,只懂皮毛,下出的大都是本手,俗手,甚至是自紧一气的臭手。妙手是高手的专利,所以围棋的妙手我下了几十年,可能一步还没有。商业上其实也是大高手才有妙手,我自己作为一个小企业来讲,真的没有大的妙手。本手还有一些,做企业赚了一些钱之后,我们把它投资在教育、养老领域,这是我内心意愿的一个表达,只是一个本手。投资教育和养老,从商业的角度上讲,不可能获得很大的经济效益,但我自己觉得投资还是很对,让我获得了很多精神的回报。但我想这只能算是本手,不能算妙手,妙手郑董可能多一点。

郑伟民:周董讲得很到位。商界的妙手和围棋是不一样的,我理解我们搞企业的最重要是诚信。我认为我的成功之处就是诚信,诚信就是妙手。诚信于社会,诚信于大众。

 

侃侃而谈

唐奕:围棋对爱好者有很大的魅力和吸引力,两位觉得根源在哪?

周星增:下围棋好处很多。我跟别人不太一样,我特别喜欢围棋的自由,棋子拿起来下在哪个地方都是你自己决定的,没有很多规矩。象棋和国际象棋等等,马走日啊,总是有很多的限制。我特别喜欢围棋的这种自由。第二呢,我觉得围棋的好处是平等。棋子之间完全是平等的,不是说哪个子一定要去保护哪个子,为它作牺牲的。这是我们人类社会一直在追求的自由和平等,围棋恰好符合了这两个思想。所以我特别喜欢围棋。还有一点,我觉得围棋颜色特别好看,黑白两色是世界的本色,非常漂亮。我有一件黑白的衣服,有时候我也会穿出来,心情就会非常好。还有一点,围棋让我能静下心来。这个世界也很浮躁,一个人能静下心来,花这么长时间来下好一盘棋,他的内心会有一种平静。人啊,需要激动,需要冲动,但更多的时候需要平静。在下棋的过程当中,自己得到一种锻炼,所以我在重大活动,或者要做重大决策的时候,我往往是要去下盘棋的。再有,围棋会让你认识很多的良师益友,包括陈祖德、聂卫平、王汝南,当然也包括今天的郑董,下棋的人总能给我们留下一个相当好的印象。他们身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个人的修养、礼貌、文明、思想深度,他们对我的一生来讲,作用巨大。围棋的好处很多,我从围棋中也悟到了很多,做企业、做人的道理。我以前爱好很多,特别分散,但爱上围棋之后,别的好像都不在话下了。所以围棋成了我一辈子最好的爱好,也是我的良师益友。

郑伟民:围棋变化无穷,不像象棋一样有那么多规定。围棋主要还是个人领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生如棋,棋如人生。围棋对小孩来说是开发他的智力,对我们中年人来说能让你更成熟,考虑问题,就像入界宜缓一样,不那么急。围棋和人生道理有很多相通之处,这是它迷人的地方。

 

唐奕:最近有一些讨论是关于围棋进校园的,作为中国民办教育的开拓者,周总对围棋与教育有何看法。

周星增:我一直觉得围棋不应该划入体育界,它应该是一种文化。文化和教育应该是密切相连的。我们老祖宗的四大发明是对人类社会的巨大贡献,但在我心目中中国对世界的最大贡献是发明了围棋。而且这个观点得到了全世界越来越多人的认同。西方的大科学家、数学家,甚至包括一些政治家,都认为围棋是中国对于人类社会的一个巨大贡献。当然教育我了解的也比较肤浅,但我觉得教育应该达到这几个目标:1、让受教育者提高自己的技能,学到技术、知识。2、提高修养,讲文明懂礼貌,遵纪守法等等,再一个完善自己的价值观。围棋的功效也是这些,让我们更有修养,更有能耐,比如说输得起,更有礼貌,对中国文化更加尊重,情操得到陶怡。所以教育如果以围棋为载体,很容易就能达到目的。我们现在建桥学院有围棋社团,开展得很好,另外围棋也进了课堂,每间学校有几百个学生在学围棋。文化是需要传播的,通过校园这个良好的载体,让更多的热你喜欢上围棋爱上围棋,传播出去。但光靠教育的传播是不够的。这次新浪的活动,还有平时新浪其他的围棋活动,影响还是相当大的。利用教育,利用互联网,围棋就能得到更好的传播,让更多的人接触围棋、认识围棋、学习围棋,过程中提高自己。以后我们建桥学院会开设更多的围棋课,邀请更多的棋手、围棋爱好者到学院,我会继续努力。

 

梅花山矿泉水与中国围棋队签约

唐奕:梅花山矿泉水是中国国际围棋对的指定用水,请问郑董是怎么跟国家围棋队结缘的呢?

郑伟民:也是围棋的缘分。很早的时候,八几年,福建有个围棋赛事海峡杯。那时我在那边做裁判,当时国家队小华老、俞斌这些我就都认识。我现在在做梅花山矿泉水,我就想我们自己的好东西,应该尽量让棋界共享。我们这不单是健康之水,用聂老的话说还是智慧之水。后来跟国家队谈了一下,马上就得到了认可。

周星增:围棋给了我们很多,我们这些商界的人,有了一定的能力后,也想回报围棋。

 

唐奕:最后请问两位对围棋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周星增:坚持就是力量,持续才会有影响。包括建桥杯女子比赛已经举办了13年,建桥杯新人王也举办了20多届,包括像很多我赞助的温州棋王赛啊等等,通过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就会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另外,虽然现在棋力进步得很慢,几乎没有进步,但通过30多年的努力,棋力还是有点进步的。

郑伟民:围棋让我们的一生受益匪浅,首先教我们为人处事,具体的在生活中都有体现。围棋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古老文化,对小孩的智力开发,对成年人的事业,都有很大的作用。

  (文玄)

回顶部